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哪家医院治白癜风比较见效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22 15:45:3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哪家医院治白癜风比较见效,河北能否治白癜风,北京白癜风的病因,南汇白癜风医院,温泉白癜风医院,云南治白癜风的论坛,天津根治白癜风

原标题:“海上夫人”陈数:戏剧在这个时代要有新的可能性

  来源标题:“海上夫人”陈数:戏剧在这个时代要有新的可能性

一个横空出世的剧社、一位当红人气出品人、一部世界级剧作家的冷门作品、一位美貌与智慧兼具的女主演,这些条件中满足两个便已堪称“现象级作品”,占尽文艺气质与流量担当的话剧《海上夫人》,想不火都难。

江浙巡演一月后,《海上夫人》首轮演出在京城天桥艺术中心收官。出品人靳东登台谢幕,陈数全程赤脚演出,知名舞蹈编导王媛媛话剧处女作排出舞台新美学……由靳东、视觉艺术家谭韶远、制作人韩江创立的北京当代话剧团首度发声便一鸣惊人。舞台上,靳东紧紧拥抱了陈数。自2009年一口气演了《日出》、《简·爱》两部经典中的经典后,陈数时隔8年重回舞台。剧中那条“垂死的美人鱼”很难找到陆地上的家,而陈数分明在舞台上找到了自己冥冥中向往的戏剧归宿。

“我们团队的共识是话剧不是用来讲故事的”

陈白露、简·爱和艾鲡达,陈数迄今为止的三个舞台形象均是内心波涛汹涌的女性,不过这只是巧合,“每个角色对我来说都是我那个阶段的选择,都会有我自己的痕迹。”8年后的复出选择了一部易卜生晚年的冷门作品,陈数自有主张。“我已经过了需要在舞台上展现表演实力的阶段,在影视中也有了自信,这时回归必定要契合舞台这个载体。我们这个团队能在一起首先有一个共识,就是我们都认同戏剧不是用来讲故事的,不一定要遵循某种逻辑,戏剧在这个时代要有新的可能性,要做有哲学思考的作品。话剧观演最独特的属性其实是一个思考的过程,但无论对于创作者还是观赏者,这个属性都需要技术和经验的积累。而我们正是要在这个平台上完成话剧的这种功能和属性。”

一部作品就奠定了“当话(当代话剧团)”的美学风格,《海上夫人》做到了。当代美学的简约舞台,非现实主义的表演,极致心绪中也没有大喊大叫,肢体表现贯穿始终。陈数说,“是剧本风格重新定位了美学风格,40天的排练,我们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建立这个戏的风格,可以说现在的呈现是导演在我身上试出来的。”

所谓的“大女主”不代表就是女性作品

看惯了《玩偶之家》、《人民公敌》等易卜生的社会问题剧,近些年又与《建筑大师》、《海上夫人》等其晚年象征意味极强的心理分析剧正面交锋,有“企图”的创作者不断考验着观众。对于这部《海上夫人》,观众反响两极,陈数并不急于解释,“我知道这部戏没有传统的戏剧冲突,看似不那么易懂,其实又那么易懂。易卜生是真心爱女人,这一点体现在他强烈的尊重和平等的视角,写女性的作品太多了,但爱女性的太少。所谓的‘大女主’不代表就是女性作品,真正的女性作品要看其传递的思想内核。”

不过艾鲡达之难在业内自有公论,不像陈白露、简·爱看得透、摸得着,艾鲡达飘渺如海面上的泡沫,游走在幻灭的边缘。“她大量时间是在非现实主义的精神世界,而且简约的舞台更需要演员来填满空间,就如同越简洁的装修越需要精致的细节去装饰。”在排《海上夫人》前,易卜生《玩偶之家》的细节陈数已经淡忘了,只是在头脑中留下了概念性的印象,而且也没有刻意去看。从社会问题到心理分析,陈数说,“象征主义和心理层面听起来很玄,但这恰恰是作品的价值所在。我们常说知道越多的人往往越孤独,易卜生就是如此。如果20年前在中国排《海上夫人》,极少数人能够真正对作品有感悟;但现在排,时机对了,观众可以接纳作品的不传统性,可能看到舞台呈现出的不同层面。”

“最好的呈现是你的心”

此前非常欣赏导演王媛媛舞剧作品的陈数,敢于将自己交给导演的话剧处女作。陈数说,“这其中有对她一贯作品的喜爱而产生的信任。无论是做现代舞、古典舞还是芭蕾舞,她的作品都是文学先行,遵循自己的内心,比较偏向戏剧,所以我称那些是‘与人物有关的舞蹈作品’。而且我们的美学观念是一致的,她完全不按传统戏剧导演的方式出招,从舞蹈角度切入,用身体去塑造人物,而非声音,更强调演员身体的解放。影视作品很难给我这样的空间。记得在拍《暗算》时,我演的数学家黄依依第一个镜头就是抱着一本书在林中行走,那一次的形体展现是多年学芭蕾对我的影响,不过这种气质在《倾城之恋》的白流苏身上却用不到。其实欧洲很多大演员都有这种意识,就是随时用身体来展现人物,而非局部用形体来表达人物的某种状态。”

剧中,陈数的多数台词都是娓娓道来,有时语气平静得就如同第三人称的叙述,极好地将现实层面与心理层面的艾鲡达区分开来。“我们常说演员如何hold住全场,这不是靠吼叫,而是需要时间的积累。就如同弗拉门戈的女演员通常是身形并不年轻的女性舞蹈家。我常常想年轻的演员去跳似乎不对,我们看到的只是形,而有了岁月痕迹的女演员传递给观众的是一种内在的力量,最好的呈现不是演员的肌肉是否做好了准备,而是你的心是否准备好了。”

结尾,一个开放式的

作为被“强行”命名的“当话一姐”,陈数期待参与的是有想象空间的戏,“我喜欢那种有极致画面感的,而非那种标准化的人物。艾鲡达就很特别,她是一个内心煎熬的人,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理解。看《海上夫人》或许需要一定的文学准备。首先她是灯塔看护人的女儿,但我们不是海洋国家,海洋对她的那种吸引以及她对海洋的眷恋不一定能理解。为此我找了很多视频和照片,其实灯塔所在的位置就是孤岛,看护人就是在和自己相处。生活在这样环境中的人,个性与内陆完全不同,陆地文明对内心无比自由的艾鲡达来说就是枷锁。不过对于这个角色,我相信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会有无数种理解。”

同《玩偶之家》中娜拉最终出走不同的是,《海上夫人》只给出了人物命运的走向,并没有明确的结论。陈数称,“这个戏的结尾一定是开放式的,因为对于艾鲡达来说,这只是人生的一道坎,而非人生的终止。”明年1月,《海上夫人》还将登台国家大剧院,而这部作品后,是否又会暂别舞台?陈数说,“这些年对于舞台剧的邀约没有刻意拒绝,遇到的这些时机都是对的。”而对于自己曾经心心念念的音乐剧,陈数更是放低了声音:“不敢说大话,甚至不敢说出来。”

作者:郭佳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瑞金白癜风医院